从木桶理论谈共同富裕

所谓“木桶理论”,是指:一只沿口不齐的木桶,其存水量的多少,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

那么衡量一个国家的人民是否幸福安康?我想运用“木桶理论”解释最为恰当合适。在这里“最短的那块木板”就是社会最底层人的生活状况。只有这部分人真正地富裕起来,并在思想,文化,知识,能力,技术,住房,工资,收支,福利等等方面,能和那样已富裕起来的人看齐,我们才能说这个国家的人民幸福安康。形象地说,就是想办法加长“最短的那块木板”,使它能和那些长木板达到一般的长度。

这道理很简单,谁都能懂。可古往今来,人们都不愿这么办。人们崇尚劫富济贫。

看看历史吧:。中国古代继承家业,是对财产进行平均分割,特别是儿子,人人有份一份家财,往往是好几代的往下分于是,曾祖父流下的遗产,到了孙子辈时已所剩无几了若有的儿或孙,能对所继承的遗产,进行增值创利,还能发展壮大;。如没有能力,那就只能坐吃山空其结果是为有钱人打工社会财富就这样,积聚到了少数人手里若赶上灾年,再加上政府管理腐败;。官逼民反,于是,人们就起义这是内忧而外患,则是外敌趁政府腐败,国内民不聊生时入侵不管是农民起义还是外敌入侵,最后如果能打倒旧政府建立新政府,都要在国内死一大批人;结果是,以前的富人不死也逃往他乡,无主的田地到处都是。新政府建立后,自然要重新洗牌,对有功​​之臣,论功行赏。于是社会财富再次进行大分配。几千年的中国社会变迁,就是如。洗牌所以“三国演义”才说: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这是中国古代的继承法使然。

“据考证,早在战国时,就已有这种制度。商鞅变法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强制大家庭分解为小家庭,‘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到了汉代,兄弟分财异居的现象已屡见不鲜。汉代一般平民的家庭结构,以父母妻子三代人和夫妻子女两代人组成的小家庭为主要形式,这与诸子均分的财产继承原则有密切联系。这种诸子均分的土地继承制度可以说是从其产生之日起就一直贯穿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并不断得到强化和贯彻如唐代法律就明文规定:“应分田宅及财物者,兄弟均分”,“宋刑统”照抄并详解了这则令文到了明代又进一步规定:‘其分析家财田产,不问妻妾所生,止以子数均分’,“大清律例“的条文也与之相同新中国成立后尽管进行了人民公社化改造,但这只是一个时间很短的插曲;目前中国农村的家庭承包经营其土地承的原则仍是体现了诸子均分制精神的,即家庭中的男性成员对于家庭财产的分配都有同等的权利。所以,中国历史上产生过许多制度安排,但没有任何一项制度安排能从古至今以一贯之的方式坚持下来,唯诸子均分制例外“,“诸子均分的直接结果是土地越来越细碎化晁错说:“今农户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这是汉初典型的个体小家庭。这种家庭的诸子成年以后,如果分家,则每家的地产就必然要少于百亩。江陵凤凰山十号汉墓出土的郑里廪簿竹简,提供了一份景帝时期局部地区农民占有土地状况的珍贵资料。廪簿所记25户,能田者69人,人口105上下。土地共617亩,户均土地24.68亩。土地最多的一户才有田54亩,最小的则只有田8亩。多数的户,占有土地约20亩或30亩。从郑里廪簿的记录看来,农户的土地比晁错所。的一家百亩要少得多所以从历史上来看,尽管土地面积通过垦殖有不断扩大的趋势,但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和地产的不断均分,使得土地经营规模的总趋势是越来越细小化到了清代,中国人均土地不足2亩;而目前,我国人均土地才1亩左右这种土地不断细小的结果,限制了农业的规模经营,从而也使中国农业不可能走上西方农牧混合经营的路子“。

因为这种继承制度,所以,人们往往看中的是财富平等,而从不谈机会平等,人格平等,千年以来的大大小小农民起义,提出的口号多是“均贫富”。什么是“均贫富”呢?用‘木桶理论’解释,就是把长木板锯下来,接到短木板上。可笑的是古往今来的许许多多理论家们对此大加赞许。“在中国,重视结果的平均大大高于重视机会的平均,从而使中国的平均体现为平均主义,并且这种平均主义的观念是深入人心。这里因为诸子均分制本身就是体现了一种结果的公平,不同儿子虽然贡献不同,但最终结果是平均的这种观念代代相传,并泛化到一切行为关系中,进而使中国人的平均主义有着比西方更为强烈的色彩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提出的口号无不体现了一种平均主义的观念。”

木桶理论”的本质是要多装水,而不是少装水。因此,用锯掉长木板,来嫁接到短木板上的方法,虽然多装了点水,但,由于是嫁接的,本身就不牢靠。而且这样做把原先长木板的优势去掉了。只有想办法让短木板自身变长,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